【末日中的母子】第二十一章 特殊的休息时间(上)

論壇分享:

***********************************  


  哟呵哟呵哟呵!


 


  老朽更新了!


 


  诸位读者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


 


  是不是以为我太监了啊?


 


  怎么可能嘛,哈哈哈哈哈!


 


  咳咳,老实说呢,我是真的想要把人物给塑造好的。


 


  所以呢《末日中的母子》也可以说是我用来磨练笔力的作品。


 


  现在的我打算先把三位后宫(大姨、二姨、母亲)的人物塑造搞好一点,至


于其他的次要角色…嗯…虽然会成为主角的后宫,但在人物塑造上我就不会投入


太多精力了。


***********************************


 


  时间。


 


  确确实实的存在于世上,但又无法被触摸的东西。


 


  如果给这个世界上的人们一个选择,问他们愿不愿意让时间倒流。


 


  毫无疑问的,每个人都会毫不犹豫地给出相同的答案。


 


  愿意。


 


  因为现在的世界,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


 


  仿佛是传说中的阿鼻地狱和人世调换了位置。


 


  在城市中,原本人流不绝的商业街,现在只剩下了恐怖骇人的丧尸;原本热


闹不凡的豪华饭店,现在却洒满了人血——而且是已经变黑了的血。


 


  整座城市,已经变成了丧尸的乐园。


 


  在之前,有一支军队在丧尸潮流中硬生生的开出了一条铺满鲜血和残肢断臂


的血路,将大批幸存的人们成功的解救了出来。


 


  然而就在撤离的途中,遭到了丧尸动物们的袭击。


 


  就这样,城市中幸存者们最后的希望,破灭了。


 


  现在,整座城市里都被绝望的气息笼罩着。还有一些数量稀少的幸存者在城


市中活了下来,但失去了军队的救援,他们终究难逃一死。


 


  豪华的别墅中,幸存下来的人将天价买来的古董花瓶摔成碎片,然后捡起一


块最为锋利的,割开了自己的手腕。


 


  自杀。


 


  像这样的一幕,不停地上演着。


 


  绝望并且看不到任何希望的人,只能用这种方式为自己选择一个最为体面的


死法。


 


  至少比起被丧尸活活吃掉,体面的不止一点点。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城市之中,有一个不起眼的房间里,却发生着匪夷所思


的一幕。


 


  如果其他幸存者们能够看到这一幕的话,绝对会惊的连眼珠子都瞪出来。


 


  在一个客厅里。


 


  三名容貌极美、身材极品、各有风韵、绝对称得上是尤物的女性坐在我对面


的沙发上。


 


  没错,这三位女性不是别人,而是我的家人。


 


  从左到右分别是我的大姨、二姨、妈妈。


 


  二姨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妈妈赶紧就在房间里给她找能够遮住身体的衣服,


大姨则是在观察她有没有恢复正常。


 


  所以,一分钟后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我坐在一张沙发上,默默地看着妈妈她们照顾刚刚醒过来的二姨,心中却是


因为眼前的景象而兴奋不已。


 


  如果只是普通的照顾,我的内心当然不会兴奋;让我兴奋的是妈妈和大姨二


姨她们现在穿的衣服。


 


  妈妈的身上穿着一件从这个屋子里找到的一件睡衣,并不合身。这件睡衣妈


妈穿着有点小了,睡衣只能堪堪遮住妈妈的半个臀部和两腿中间的私处。


 


  于是,一件不合身的睡衣,在妈妈的身上却有着增添情趣的作用。


 


  我那身材丰腴诱人的大姨,穿了一件白色的、毫无特色的女式OL衬衫。幸


好,这件衬衫还算合身然而有一个问题是…衬衫的扣子!


 


  大姨的胸部实在是太大了!如果让她去参加一个国际豪乳选美大赛的话,绝


对能够拿个不错的名次。更何况现在的大姨经过了C3病毒的强化,她浑身上下


的每一寸部位都在向着完美的方向调整着,其中就包括她的大奶子。


 


  大姨穿着白色的OL衬衫,豪乳将衬衫给撑得鼓鼓的。因为没有内衣的原因,


衬衫上清楚明晰的显示出了两个凸点。


 


  而且两只豪乳就好像是异常凶悍的大兔子,非要冲破束缚不可。虽然衬衫已


经很努力了,扣子全都被扣上,可是随着大姨每次呼吸时胸口的起伏,衬衫上的


扣子就面临着即将战败的危险。


 


  到时候,大姨的大奶子就会像是冲破牢笼的巨兔,「胸」气腾腾地跳出来。


 


  「咕噜…」


 


  我只是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就已经觉得兴奋了。


 


  哦对了!大姨现在浑身上下可是只有一件OL衬衫的!她的下面可是什么都


没穿,仅仅只是用被子给遮住…


 


  也就是说…大姨现在的衣着正是…裸体衬衫!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连忙克制住自己的冲动。


 


  所幸的是,大姨和妈妈正在关心着二姨的情况,所以并没有察觉到我的眼神,


不然我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地盯着大姨看呀。


 


  至于二姨,她的身上披着一件浴袍,是妈妈从这个屋子里的浴室找到的,看


着还干净,所以就给二姨披上了。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只要能遮住身体就行。


 


  当然了,大姨穿OL衬衫时,还有妈妈给二姨披浴袍的时候,我都被妈妈命


令转过身去了。


 


  「玉轩,怎么样了?听得见我说话吗?玉轩?」大姨轻轻地拍了拍二姨的后


背,小声地问。


 


  语气之轻,就好像生怕把二姨给吓着了一样。


 


  二姨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之后,一直就处于一种双眼无神迷迷糊糊的状态,


像极了灵魂出窍。


 


  就在我们担心二姨是不是被病毒损害到了神经的时候,她忽然猛地吸了一口


气:「嘶——!」


 


  然后,二姨无神的双眼逐渐出现神采。


 


  「姐?小情?」二姨好像是刚刚从梦游状态醒过来一样,看了看两旁的姐姐


和妹妹,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


 


  「这…这里是…」二姨说着,目光在客厅里扫视了一圈,看到了坐在自己对


面的我。


 


  「小安…你…」二姨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就再也没有挪开。


 


  妈妈察觉到了什么,想要转移二姨的注意力,于是轻轻按着二姨的肩膀,关


切地问:「二姐,你有没有事啊?身体有哪里不舒服的?」


 


  大姨注意到二姨看我的眼神,一下子就明白了。


 


  我也明白了。


 


  二姨双眼死死的盯着我,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愤怒了起来。


 


  「小安…你…你!你刚刚是不是对我…」二姨声音颤抖着叫我的名字,一开


始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后来又变得高亢,问到我刚刚做了什么时,又变得低沉。


 


  我紧张地看着妈妈。


 


  因为当我感觉害怕的时候,首先想到的还是这个一直以来照顾我、保护我、


爱着我的妈妈。


 


  不过这一次,我妈妈还没有说些什么,大姨就先开口了。


 


  「玉轩,刚刚发生的事…你都记得吗?」大姨看着二姨的脸庞,细声问。


 


  「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二姨抓紧自己身上的浴袍,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双眼死死地盯着我。


 


  糟了,二姨该不会真的是在怨恨我吧?


 


  这也难怪啊,因为我之前在阳台上对二姨做的那些事情…夺走了她的处女之


后以一种近乎虐待的方式蹂躏着二姨的小穴,她会怨恨我也是应该的。


 


  可是大姨哪里知道啊,我在侵犯二姨的时候,大姨已经晕过去了。当她醒过


来时,我也差不多结束了。


 


  大姨叹了口气,对我妈妈做了个手势示意不要出声,然后继续对二姨说:


「我们谁也不想发生这种事,可是…当时我和你都被丧尸感染了,如果不这样的


话,我和你都会死的。」


 


  「再说了,这件事是我弄出来的,你要怪也应该怪我,而不是埋怨小君,他


只是一个小孩子。」


 


  大姨轻轻地地对二姨说着。


 


  「我…我…我知道的…可是…我…我居然被一个小孩子…被我亲生妹妹的儿


子给…我三十二岁了…从来都没有男人碰过我…哪怕是那个市长都没有…结果…


我居然被一个十二岁的小孩子给…我…」


 


  二姨说着说着,声音变得哽咽,泪水也在眼眶里打转。


 


  看到二姨哭出来,我也有点难过。妈妈和大姨连忙抱紧了二姨,安慰着她。


 


  这时,我也不能再坐下去了,再怎么说我也是男孩子嘛!


 


  所以,我走到二姨面前,看着还在哭泣的二姨,我鼓起勇气,硬着头皮对二


姨说:「二姨…我真的很对不起…只要…只要你能好受一点…那…那你怎么惩罚


我都可以…要是惩罚也不够的话…那你打我好了…」


 


  二姨听到我说的话,止住了哭声,眼泪还是在往下流。她苦笑了一下,说:


「打你?那有什么用呢?总之…这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以后也不会怪你…但是


…你以后也不要和我说话了…」


 


  二姨是一边流着泪,一边苦笑着说出这句话的,真是给人一种揪心的感觉。


 


  我听到二姨的这句话,心里面松了口气。二姨她居然没有怪我,那真是太好


了!至于以后不想让我和她说话…这…好吧…二姨她还是讨厌我了,但这也是正


常的事情。


 


  因为,我刚刚可是强暴了二姨,怀着报复的心,用野蛮的方式摧残着她的处


女穴啊,阳台上还留着二姨破处时的处女血呢。


 


  二姨说刚才发生的事她记得清清楚楚,那么就算是要我跪下给她磕头我都不


觉得奇怪。可是二姨她居然选择原谅了我,真是让我感到意外。


 


  我的心里轻松了一些,但妈妈和大姨却没有。


 


  妈妈和大姨互相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和哀愁。


 


  「小君,你能不能到那个浴室里去?」妈妈忽然对我说,并且指着浴室门。


 


  「嗯?为什么啊?」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忽然这么说。


 


  这时,大姨插话说:「因为…我和你妈妈要和你二姨说些事情,你就回避一


下吧。」


 


  「放心吧小君,浴室里面很安全的,有什么事就叫妈妈,妈妈会马上进去的。」


妈妈又说。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我还是老老实实地照做了。


 


  同时,二姨也疑惑地看着妈妈和大姨。


 


  当我走进浴室里之后,妈妈又叫我把门关上。我哦了一声,照做了。


 


  关上浴室门之后,我看着浴室地上的瓷砖,心想妈妈和大姨究竟有什么事要


和二姨说啊?


 


  我心里觉得好奇,所以就偷偷地把门打开一条缝。


 


  客厅里,妈妈、大姨、二姨坐在沙发上,还是刚才那样。


 


  「姐,小情,有什么事吗?」二姨脸上的泪痕还没干,不解地看着大姨和妈


妈。


 


  因为我只能透过门缝来往外看,无法看到全部的景象,只能够看到二姨一个


人。


 


  紧接着,大姨好像是对二姨小声地说了什么,但我没有听清楚。


 


  二姨用手背抹了抹脸上的眼泪,轻轻地点了点头:「嗯…你说吧…」


 


  「唉…」


 


  我在浴室里都能听见大姨叹了口气。


 


  「玉轩,我必须要把事实告诉你…」大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决定还是应该


把事实说出来。


 


  因为这件事情是无法隐瞒的。


 


  然后,大姨就开始对二姨解释C3病毒的事情。具体的内容就跟大姨之前对


我和妈妈所说的差不多。


 


  一开始,二姨静静地听着;没多久,她的脸色唰的一下就变了。


 


  「什…什么…」二姨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大姨。宛如有一头可怕的


丧尸突然出现在面前一样。


 


  「开…开…开什么玩笑…」二姨忽然低下头,她那长长的如瀑秀发也披散在


肩上。


 


  我所能看到的,就是二姨一言不发地低着头,双手死死地抓着自己身上的浴


袍。


 


  「怎…怎么可能…」二姨现在的声音听起来就是一个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想


要大声嘶吼宣泄情绪,但又强迫自己克制语气的人。


 


  妈妈和大姨坐在二姨的身边,想要安慰一下她,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最终还是大姨先开口的。她一咬牙,轻轻地抚摸着二姨的后背,柔声说道:


「玉轩…之前在阳台上发生的事…全是因为我的决定…只有那样才能救下你我…


如果你真的要找人宣泄一下…就冲我来好了…」


 


  二姨依旧没有抬头。我从门缝里往外看,也看不清楚二姨现在的表情。


 


  沉默了一下,二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颤抖地说:「大姐…你刚刚说的


…是真的吗?」


 


  大姨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是真的。」


 


  这时,二姨抬起头来,背靠在沙发上,双眼空洞地看着地板,喃喃道:「这


么说…从今以后…我和你…还有小情…只有靠吃一个小孩子的精液才能活下去了?」


 


  大姨听到二姨这么直白的把事情说出来,脸上露出了一个略显不适的表情,


看来她也对于这个事实不是很接受,但又没有办法。


 


  还是点了点头。


 


  二姨闭上了眼睛,深呼吸了一下,缓和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睁开眼看着大


姨问:「大姐,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情没和我说?」


 


  大姨摇了摇头。


 


  得到答复的二姨没有大哭,也没有大闹。没有说出什么「与其这样活着我还


不如去死」这样的话。


 


  二姨只是在一开始得知情况的时候情绪失控了一下,可没过多久就稳定了下


来。


 


  她很平静。


 


  除了眼眶里有泪水之外。


 


  「姐…小情…我累了…想睡一下…」二姨说了一声,就倒在了沙发上,闭上


了眼睛。


 


  妈妈看着二姨这般反应,长松了口气。


 


  大姨对妈妈使了个眼色,示意不要打扰二姨休息。接着小声地对妈妈说:


「我在这房子里找找看有没有裤子可以穿,待会儿你跟我还有小安到卧室里去一


下,我想从你们身上了解一点事。」


 


  对于自己大姐说的这些话,妈妈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随后,大姨从沙发上起身,打算在这个房子里找条裤子穿,因为现在的她浑


身上下除了一件单薄的,衣领和扣子快要被自己的豪乳给撑破的OL衬衫之外,


就没有任何一件遮住身体的衣物了。


 


  要让大姨一直保持这种裸体衬衫的样子,对她来说实在是太过于羞耻了。


 


  然而,刚刚起身,大姨忽然意识到我的存在,急忙用双手遮住自己下体,并


且对妈妈使了个眼色。


 


  妈妈转过身来一看,一下子就发现了正在偷看的我,二话不说就朝我走过来。


 


  我一看自己被发现了,索性就不躲躲藏藏了,率先把浴室门打开。


 


  妈妈走到我跟前,没有因为我偷看而发火,而是淡淡地问:「刚刚你大姨对


你二姨说的那些,你都听见了?」


 


  「嗯…」我点了点头。


 


  妈妈轻轻地叹了口气,半蹲下身子,牵起我的手小声地对我说:「小君,你


二姨她现在的心情一定很难受,所以…你就不要再靠近她…刺激到她了,知道吗?」


 


  妈妈说的我也明白。虽然我年龄小,但我也不傻。


 


  妈妈对我的反应很满意。她温柔地冲我笑了笑,又指着浴室说:「现在呢,


小君你再到浴室里回避一下吧,因为你大姨她…嗯…要找衣服穿。」


 


  虽然大姨刚刚已经失身于我,可这只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情,而且还是在不得


已的情况下发生的。


 


  所以,我并不能指望大姨能够像我妈妈一样,在我面前毫无顾虑的光着身子。


 


  我什么也没说,又回到了浴室里;妈妈见我这么听话,又摸了摸我的头,称


赞了一下。


 


  在浴室里等了几分钟,期间还伴随着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是妈妈在和大姨


一起找衣服。


 


  妈妈把浴室门打开出现在我面前时,她已经换上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和牛仔裤,


脚下穿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呼…还好…这间房子里留下的衣服够我们穿…就是内衣不和尺寸…」


 


  大姨一边说着,一边走过来。


 


  大姨也换上了一套衣物。虽然里面还穿着刚才那件OL衬衫,但又穿上了一


件黑色的女士西装,下半身则是与之配套的黑色女士西装裤,还有一双干净的低


跟鞋。


 


  重要的是,大姨那原本就很诱人的身材,现在又经过了C3病毒的大幅强化,


更是在性感程度上提高了好几个档次。


 


  虽然只是常见的OL白领的打扮,但穿在大姨身上却显得极为美艳。


 


  胸襟那几乎要把衣领撑破的大奶,柔软的腰肢之下,那肥嫩柔软的翘臀,再


加上大姨那长期从事研究工作而养成的典雅稳重的气质,在旁人看来这完全就是


一个引人犯罪的豪乳女经理啊。


 


  所以,当我看到大姨的这副打扮时,居然看得我差点流出口水来。


 


  大姨没有注意到我的眼神,而是手上拿着一套衣物走向沙发上的二姨,应该


是要给二姨穿。


 


  可是妈妈却注意到了,她看了看我;又顺着我的视线看了看大姨,然后略有


不满地对我问:「小君,你看什么呢?」


 


  当然,妈妈是压低了声音问的。


 


  我被妈妈这么一问,才意识到自己居然看呆了。收回自己的眼神,我尴尬地


对妈妈笑了笑。


 


  妈妈没好气地瞪了我一眼。


 


  大姨把衣物放在二姨旁边,然后对一脸疲惫的二姨小声说了些话,叫她赶紧


把衣服换上。二姨轻轻地回了声知道了。


 


  一切都忙完之后,终于,大姨朝我和妈妈走过来。


 


  「小情,小君,你们跟我来,我有事要问你们。」大姨说着,让我们跟她到


卧室里去。


 


  这时,我们忽然发现,大姨居然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一支笔,还有一个用来


记东西的本子。


 


  ……………


 


  我们这于这间陌生的房子可谓是完全不了解,对于卧室也是一样;不过从摆


放在床头柜上的全家福来看,这间房子应该住着一个五口之家。


 


  丈夫、妻子、还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


 


  我们并不知道这间房子原来的主人究竟怎么样了,至少我们没有在房间里发


现他们的尸体,也没有他们的血迹。


 


  不过,这并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


 


  我、妈妈、大姨、我们三人一起来到卧室之后,大姨就把卧室门给反锁住了。


 


  现在是白天,阳光透过卧室的窗户泼洒进来,照在人身上,非常温暖舒适—


—如果没有丧尸们的嘶吼声就更棒了。


 


  「姐,你想问什么?」妈妈看着大姨,开口问。


 


  大姨轻轻吸了口气,脸色看起来像是在犹豫该不该发问。


 


  接着,她坐在卧室里的大床边上,看着我和妈妈,淡淡地说:「我想问的是


…你自从成为了C3宿主之后…和小君发生的一切…」


 


  「果然…」我和妈妈不约而同地在心中想道。


 


  也是,如果只是普通的事情,没必要避开二姨,专门到卧室里来问,而且还


把门给反锁上了。


 


  不过,妈妈明显对于这件事难以启齿…不仅仅是妈妈,我也一样。


 


  「姐…你非得问吗?」妈妈背靠在墙上,皱着眉头问。


 


  她们两个大人说话,我一个小孩子也不好插嘴,只好站在一边看着。


 


  坐在床边上的大姨拿着笔和本子,认真地回答说:「没错,而且你也必须要


把每个细节都告诉我。」


 


  「可是…我真的不想…」妈妈不情愿地说,看来她真的不想在自己亲姐姐面


前说出是如何与我乱伦的。


 


  大姨什么话也没说,但眼神却突然变得严厉了起来,看着妈妈的双眼。


 


  大姨一露出这样的眼神,妈妈一下子变得紧张了起来。不知是我的错觉还是


怎么,似乎房间的温度都下降了。


 


  而且…大姨身上给人的感觉…一下子从之前那个宽容温和的端庄大美人,变


成了一个严厉的、似乎下一秒就会拿出一条鞭子抽在人身上的可怕角色。


 


  妈妈被大姨这样看了一会儿,无奈地点头答应了:「好了…我知道了…姐…」


 


  然后,妈妈快步走过去,坐在大姨身边,小声地嘀咕了一句:「从小你就喜


欢用这招。」


 


  大姨收起了那副可怕的神色,轻轻笑着说:「因为这招管用嘛。」


 


  我呆呆地看着妈妈和大姨…这…这…这是什么情况?刚刚妈妈是被大姨的眼


神给吓着了吗?


 


  刚才的妈妈,就好像是一个严厉老师面前的乖学生一样,我还是头一次看见


妈妈露出这种神态。


 


  「小君,你也过来吧,坐这里。」大姨忽然转过头来对我说,然后拍了拍旁


边空着的床沿。


 


  我哦了一声,也走过去,坐在了大姨身边。


 


  「好了,不说没用的了,肥燕子,从现在开始我要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的问


题。」大姨说着,一边叫着妈妈的小名,一边把笔头对准手上的记事本。


 


  妈妈点了点头,似乎是认命了。


 


  「你和小君保持性关系,有多久了?」大姨语气平淡地问出了一个对于我和


妈妈而言可以说得上是让心头一抖的问题。


 


  因为这个问题…实在是太羞人了…更何况发问的人还是妈妈的亲姐姐,我的


大姨。


 


  「大概…十几天了吧…」妈妈回答的时候,声音吞吞吐吐的。


 


  「嗯…那在这十几天里…你们两个每天平均有几次性行为?」大姨问这个问


题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我和妈妈。


 


  我和妈妈都脸红了,她支支吾吾地回答说:「平均…这个…我们没算过的…


一直都是随着性子做…」


 


  「嗯?」大姨皱了皱眉毛,然后再笔记本上写了些字。


 


  大姨又对妈妈问:「那么,感染病毒成为了C3宿主之后,你的身体发生了


多大的变化呢?」


 


  「变化啊…这个挺大的,我的身材和皮肤越来越好,身体里好像有使不完的


力气一样,而且力量和反应力也有很大的提升,总之我的全身上下,无论是什么


都加强了很多很多。」妈妈老实地回答。


 


  「包括性欲吗?」大姨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妈妈一下子又语塞了。


 


  「姐…你不是说C3是你弄出来的吗?你应该比我清楚啊…」妈妈被问的脸


越来越红,羞涩地说。


 


  「C3是我研发出来的没错,但我从来没有正式在人体身上成功的使用过,


你还是头一次,所以我不能完全确定其效果。好了别打岔,赶紧老老实实地交代。」


 


  大姨气都没喘,又连忙追问。


 


  我在旁边看着这一幕,总觉得像是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审问犯人似得。


 


  妈妈叹了口气,点头承认:「对…自从身体感染了病毒之后…我的性欲…也


加强了很多…」


 


  说完,妈妈迅速地瞟了我一眼。


 


  「嗯…这个倒是在意料之中…」大姨又在笔记本上写下一行字,然后对妈妈


问:「现在,你把你第一次和小君发生性行为的细节跟我说一遍。」


 


  妈妈咬着嘴唇,罕见地露出了一个求饶的眼神;大姨瞥了她一眼,不吃这套:


「快点。」


 


  招数没用,妈妈只好老实交代了:「当时…我…我回到家后…看到饿晕在地


上的小君…心里只觉得很担心…很害怕…但我又没有…」


 


  妈妈说着,就把当时的情景一字不差地告诉了大姨。


 


  而有趣的是,我发现大姨在听的时候,虽然装出一副平静的表情,但却偷偷


地咽了一下口水。


 


  「好了…我知道了…你产生了无法抑制的性冲动,然后就强行和小君发生了


性行为。」大姨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我和妈妈以为这就结束了,可是没想到,大姨又问出了一个问题:「那么,


你在和小君发生性行为的时候,感觉是怎么样的?」


 


  「这…这…这…」妈妈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半响过后,妈妈才憋出一句话来:


「姐…你该不会是故意捉弄我吧?」


 


  大姨眉毛一挑,反问:「你怎么这样想?我怎么可能浪费时间故意捉弄你呢?


女性C3宿主在与男性伴侣交配时,应该在感觉上与寻常不同才对,所以我才准


备向你证实一下。」


 


  妈妈认真地看着大姨的眼神,确认不是在捉弄自己后,才回答说:「我和小


君…做那个的时候…只觉得…很舒服…」


 


  「与你之前的性行为比起来呢?感觉有不同吗?」大姨追问。


 


  「我…我在怀上小君之前…总共也就做过一次…就是那次怀上小君的…然后


就离婚了…然后再也没有做过…所以…我感觉…还是和小君做的时候…更舒服一


些…」妈妈和大姨谈论这种事,感觉实在是羞耻极了。


 


  「不会吧…在怀上小君之前,你居然只有一次性经验?」大姨有点不相信,


虽然她自己在之前就是一个三十五岁的老处女。


 


  「真的…」妈妈点头,表示自己说的是真的。


 


  「好吧…女性C3宿主在与自己的男性伴侣交配时…确实会有更多的快感…」


大姨一边小声嘀咕,一边在笔记本上写下记录。


 


  然而,没想到的是,大姨接下来居然把提问的对象换成了我!


 


  「小君,大姨接下来要问你几个问题。」大姨是这样对我说的。


 


  「啊?」我是这样呆呆地看着大姨的。


 


  怎么…怎么忽然就朝我问问题了?不是要问妈妈吗?问完了?


 


  「你别害怕,大姨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只需要诚实地回答就可以。」大姨对


我很温柔地笑了笑,就好像妈妈一样温柔。


 


  「哦…」我点了点头。


 


  「小君,你第一次和你妈妈发生性行为…嗯…就是你尿尿的东西插到你妈妈


的身体里的时候,感觉是什么样的呢?」大姨轻轻地对我问。而且为了防止我听


不懂,还特地说得很直白。


 


  我心中吐槽了一句,大姨我真不是什么纯洁如白纸一样的小屁孩啊,你没必


要说的这么直接的。


 


  当然了,我表面上还是装作我这个年龄的小孩子应该有的反应。我老老实实


地回答说:「感觉…嗯…好舒服…小鸡鸡进到了一个很软…很暖和的地方…妈妈


身体里面那些肉…一直挤着我的鸡鸡…真的很舒服…」


 


  妈妈听我这样说,因为害羞而偏过了头去。如果只有我和她两个人的话,妈


妈绝不会是这种反应,而是笑着叫我一声小色狼,可现在有大姨在场啊!


 


  「嗯…除了舒服之外…还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大姨就好像刚刚问妈妈一


样,问着我。


 


  「嗯…特别的感觉…除了舒服之外…就是兴奋…开心…然后就没有了…」我


说的可是真话。


 


  「那么…你的身体在之后有没有变化呢?就像你妈妈一样,比如说力气忽然


变得很大,反应力变得很快,可以听到很远地方传来的声音?」


 


  「变化…这个…没有啊…」


 


  「怪了…不应该啊…那你有没有发现,你和你妈妈只见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


生吗?嗯…比如说可以忽然之间了解对方的想法之类的?」


 


  「这个…哪里有这么神奇的事情啊…」


 


  「不过…有一件事情确实很厉害…」


 


  我随口说了一句:「就是…妈妈的奶水可以给我补充体力…不管我有多累…


只要喝一口就能够瞬间充满力气。」


 


  大姨听到我这句话,双眼瞬间充满了惊喜:「没错!就是这个!」


 


  然后,大姨一把抓住妈妈的胳膊,急切地问:「肥燕子,小君说的是不是真


的?」


 


  「是…是真的啊。」妈妈被大姨这兴奋的样子给吓着了。


 


  「那你刚才怎么不说?」


 


  「你也没问啊…大姐…」


 


  妈妈弱弱地说。


 


  「没错…没错…这就对了…除了之前那些强化和副作用之外,还应该有一种


特殊的强化才对,之前在研究所里我就知道,但一直没有发现是什么…现在才明


白…原来是乳汁!是乳汁啊!」


 


  大姨在记事本上下笔如飞,生怕把这些信息给忘了。


 


  「姐…要是问完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出去了?」妈妈实在是不想再回答问题


了,因为回答这种羞耻的问题,简直是一种煎熬。


 


  「啊对…我问完了…」大姨说的话让妈妈松了口气,可她的下一句话,却让


我和妈妈都瞪直了眼睛:「但还没有结束,我要你们两个在我面前演示一遍!」


 


  「什么!?」我和妈妈异口同声地说。


 


  「什么叫演示?」妈妈紧张地问。


 


  「就是在我面前,你们两个进行一次性行为!」大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


己也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


 


  「可…可是…」妈妈想要拒绝。


 


  「没什么可是的!我必须要更多地了解C3病毒!」大姨又说道。


 


  「但是,也没必要用这种办法…」妈妈实在是无法接受。


 


  「肥燕子,你好好想想啊!现在我们身上的C3病毒可以说是我们现在能够


活下去的唯一依靠,否则的话,在那么多的丧尸群面前,我们靠什么活下去?可


如果我们能够更多地了解自身体内的C3,然后进一步了解,甚至是掌控,那么


我们就可以大大地提高自身的安全!」


 


  大姨抛出一连串的话语,而且也确实有道理。


 


  如果妈妈没有侥幸感染C3的话,那么我们早就死在自己的家中,更不要提


遇见大姨二姨她们。


 


  「如果…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好吧…」妈妈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在大姨


的劝说中勉强答应。


 


  「小君,你呢?」大姨得到了妈妈的允许之后,又转过头来问我。


 


  「真的要我和妈妈…在大姨面前…做那个吗?」我还是有点发愣。老实说我


真的跟不上大姨的思维,难道说像大姨这种从事研究工作的科学家都是这种思维


吗?


 


  不过,既然妈妈都答应了,我也就索性跟着答应吧。


 


  当我也给出了答复之后,大姨高兴地简直就像是收到了一份大礼,急忙忙地


说:「快!现在就开始吧!抓紧时间!」


 


  然后,大姨从床上起身给我和妈妈腾出空间,双手拿着笔和笔记本,嘴里还


念叨着:「要是有摄像机该多好…」


 


  我和妈妈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非常奇特了,这叫什么啊?居然要在大姨面前


做爱…


 


  可是大姨给出的理由,又让妈妈不好拒绝,因为C3病毒确实是我们能够在


末日之中生存下去的关键。


 


  于是,我和妈妈只好在这种浑身不自在的情况下,开始进行一次母子乱伦的


交媾了。


 


  妈妈脱掉了鞋子,和我一起坐在床边;她抓着我的双手,轻轻地说道:「小


君…我们开始吧…」


 


  「可是…大姨她…」我看着大姨——大姨她两眼放光地看着我和妈妈,就好


像是在看什么稀世珍宝。


 


  妈妈无奈地笑了笑:「我也不习惯啊…可是…如果真的能对C3病毒有什么


新的发现…让妈妈变得更厉害…可以更好地保护小君…妈妈当然要硬着头皮做下


去了…」


 


  我还想说些什么,妈妈直接对着我的嘴唇亲了上来。


 


  「唔…」我只感觉妈妈的呼吸瞬间喷吐在我的脸上。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


嘴唇堵着我的嘴,柔软的舌头像往常一样开始伸进我的口腔里。


 


  只是…这一系列的动作僵硬了很多…


 


  「对…就是这样…」大姨看着我和妈妈接吻的样子,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夹


紧了双腿。


 


  「糟糕…我怎么…也有感觉了…一定是和肥燕子一样…被C3病毒加强了性


欲的原因…」大姨感觉到自己两腿之间忽然产生的滑腻感,甩了甩头,强迫自己


不要胡思乱想,而是把精力放在接下来的事情上。


 


  「唔…唔…呼…」我和妈妈像是恋人一般的接吻,只不过我们这对恋人在体


型和年龄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一个是十二岁的小孩子,一个是三十岁并且被C3病毒全面加强过身体的美


熟女。


 


  而在接下来,我们二人还将做出更进一步的事情。


 


  一只洁白秀丽的玉手搂住我的肩膀,另一只温柔地按在我幼小的胸口上,轻


轻地抚摸了两下,然后缓缓向下移动,直到我的小腹。


 


  这时,妈妈忽然停下了动作,脸上遍布红晕,转过头去看了看大姨。


 


  大姨吞咽着口水,对妈妈点头,并且说:「你们之前…是怎么做的…现在就


怎么做。」


 


  妈妈什么也没说,只是把头转回来重新对着我,又一次地把火热的唇瓣贴在


我的嘴上。


 


  但妈妈的手,则是按在了我的两腿之间,隔着裤子开始搓揉我的肉棒。


 


  「呼哧…呼哧…」我和妈妈的喘息逐渐加重,但和往常不一样的是,在我们


两人粗重的喘气声中,多了一个人的声音。


 


  大姨的双眼盯着妈妈的手,看着她不停地隔着裤子搓揉我的肉棒;她夹紧了


穿着西装裤的双腿,让自己的大腿根贴在一起,然后不动声色地研磨着。


 


  「唔…咕叽咕叽…吧唧…」妈妈和我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两条沾满了口水的


滑腻舌头发出了口水声,让这一幕的情欲色彩更加浓重。


 


  紧接着,妈妈熟练地一把扯下我的裤子,已经被搓揉得勃起的肉棒一下子失


去束缚,高高地翘了起来。


 


  「嘶——」房间里响起了吸气的声音。


 


  但,这不是我妈妈的,而是大姨的。


 


  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大姨轻轻地咳嗽一声掩饰尴尬,然后对妈妈做了一个


继续的眼神。


 


  虽然妈妈和我都不习惯在做爱的时候旁边有人看着,但是经过方才的前戏,


已经有了一点感觉。


 


  「小君…我们…开始做吧…」妈妈在我耳边呢喃说着。


 


  妈妈她好像真的进入了状态,彻底无视了大姨啊。

友情連結

本网站已依网站内容分级规定处理。本网站提供成人在线影音服务,进入参观之前, 请先确定您已年满法律许可之法定年龄!如果您是未满18岁者或对成人情色反感,建议您也请勿参访本站!

廣告連系: nobunaga6988@gmail.com

Copyright © javcc.net 2014